<nobr id="tatem"></nobr>

<listing id="tatem"></listing>
<strike id="tatem"></strike><delect id="tatem"></delect><button id="tatem"><xmp id="tatem"><strike id="tatem"></strike>

<strike id="tatem"><dfn id="tatem"></dfn></strike>

<i id="tatem"><nobr id="tatem"><acronym id="tatem"></acronym></nobr></i>
<delect id="tatem"></delect><strike id="tatem"></strike>

<i id="tatem"></i>

案說

讓親屬出資代為購買定融產品并收息是否構成受賄

稿件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 2024-04-24 15:17:29
分享至:

read_image.jpg

案件2222.jpg

圖為湘潭市紀委監委第七審查調查室和案件審理室工作人員圍繞榮虎成案有關問題進行研討。馬佼 攝

  特邀嘉賓

  趙 軍 湘潭市紀委監委第七審查調查室副主任

  馬 惠 湘潭市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副主任

  席虎嘯 湘潭市岳塘區人民檢察院第二檢察部副主任

  王振芳 湘潭市岳塘區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庭長

  編者按

  本案中,2017年,榮虎成安排周某等人采取拆分項目規避招投標的方式,指定湖南某設計公司承攬了湘潭縣某鎮設計項目,上述行為如何定性?榮虎成要求妹夫劉某某部分出資幫其購買某定融產品,所獲利息歸榮虎成所有,為何認定榮虎成構成受賄?我們特邀相關單位工作人員予以解析。

  基本案情:

  榮虎成,男,2002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湖南省湘潭天易示范區黨工委委員、總工程師,湘潭縣政府黨組成員、副縣長,湘潭縣委常委、縣政府副縣長等職。

  違反工作紀律,干預和插手建設工程項目發包。2017年,榮虎成擔任湘潭縣政府黨組成員、副縣長期間,安排時任某鎮(湘潭縣下轄鎮)鎮長周某(另案處理)等人采取拆分項目規避招投標的方式,指定湖南某設計公司(該公司負責人劉某與榮虎成相識多年,關系密切)承攬了該鎮設計項目,合同總額267.45萬元。

  受賄罪。2012年至2022年,榮虎成利用擔任湘潭天易示范區黨工委委員、總工程師,湘潭縣政府黨組成員、副縣長,湘潭縣委常委、縣政府副縣長等職務便利,為他人在工程承攬、工程款支付、設計業務承攬、規劃審批等方面謀取利益,單獨或伙同他人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807萬余元(未遂65.1萬元)。

  其中,2013年至2018年,榮虎成利用職務便利,多次為妹夫劉某某承接工程項目提供關照。2018年7月,榮虎成欲購買某定融產品(政府定向融資產品、收益固定無風險),因自有資金不足,榮虎成考慮到此前為劉某某打招呼承接工程項目使其獲利頗豐,遂與劉某某商量讓其幫忙出一部分資金,劉某某當即表示要送給榮虎成50萬元,榮虎成將自有資金70.335萬元轉賬給劉某某。劉某某以自己的名義購買了某定融產品120萬元(劉某某實際送給榮虎成49.665萬元),并定期將該產品所產生的利息交給榮虎成妻子郭某某。

  2013年至2017年,榮虎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多個工程項目承攬上為老板吳某某提供關照,吳某某為表示感謝并謀求進一步關照,主動向榮虎成提出以“借款”支付高息方式進行利益輸送,榮虎成予以認可并先后于2014年5月、2015年8月“借款”給吳某某總計50萬元,約定年利率24%。2019年5月、2022年9月,榮虎成分兩次收回全部本金,吳某某本應支付利息77萬元,因客觀原因雙方未進行結算,2015年至2017年,吳某某先后分3次以利息名義支付給榮虎成共計21.9萬元,余下55.1萬元未結算支付。

  2016年8月,榮虎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湖南某工程公司相關項目負責人凡某某在某大道二期項目資金撥付、竣工驗收等方面提供幫助,凡某某為表示感謝,以贊助榮虎成旅游的名義在某茶樓送給榮虎成10萬元。

  2016年至2020年期間,榮虎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規劃設計業務項目承攬、設計費支付等方面為某高校教師曾某某提供幫助,曾某某為表示感謝并謀求更多關照,分2次送給榮虎成共計20萬元。

  查處過程:

  【立案審查調查】2023年2月6日,湘潭市紀委監委對榮虎成立案審查調查;同日,經湖南省監委批準,對其采取留置措施;4月20日,經湖南省監委批準,延長留置時間三個月。

  【黨紀政務處分】2023年7月18日,經湘潭市紀委常委會會議研究并報湘潭市委批準,決定給予榮虎成開除黨籍處分;由湘潭市監委給予榮虎成開除公職處分。

  【移送審查起訴】2023年7月24日,湘潭市監委將榮虎成涉嫌受賄罪一案移送湘潭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湘潭市人民檢察院指定岳塘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提起公訴】2023年9月5日,岳塘區人民檢察院以榮虎成涉嫌受賄罪向岳塘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一審判決】2023年12月29日,岳塘區人民法院判決榮虎成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八十萬元。判決現已生效。

  2017年,榮虎成安排周某等人采取拆分項目規避招投標的方式,指定湖南某設計公司承攬了湘潭縣某鎮設計項目,上述行為如何定性?

  趙軍:本案中,2017年,榮虎成向時任湘潭縣某鎮鎮長周某等人打招呼,通過拆分項目使每個項目合同金額在規定必須招投標的金額以下,從而規避招投標程序,直接指定湖南某設計公司順利承攬了該鎮設計項目。

  在定性時有觀點提出,榮虎成上述行為涉嫌受賄罪,我們未采納該點。榮虎成作為湘潭縣分管規劃建設的副縣長,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湖南某設計公司承攬某鎮設計項目打招呼,但榮虎成并未因此收受該公司相關人員所送財物。依據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條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財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是受賄罪,榮虎成該行為不符合受賄罪權錢交易的本質特征,不構成受賄罪。

  湘潭縣某鎮設計項目合同總額較大,依法必須進行公開招標。而榮虎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干涉評標活動,安排周某等人采取拆分項目的方式規避招投標程序,指定湖南某設計公司承攬該項目,系典型的領導干部違規插手干預工程建設項目行為,嚴重擾亂了市場競爭秩序,破壞了營商環境,損害當地政治生態。依據2015年《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一百一十八條規定,黨員領導干部違反有關規定干預和插手建設工程項目承發包、土地使用權出讓、政府采購、房地產開發與經營、礦產資源開發利用、中介機構服務等活動,造成不良影響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因此,榮虎成該行為應定性為違反工作紀律,追究其黨紀責任。

  榮虎成要求妹夫劉某某部分出資幫其購買某定融產品,所獲利息歸榮虎成所有,為何認定榮虎成構成受賄?相關受賄數額及孳息如何認定?

  馬惠:2013年至2018年,榮虎成利用職務便利,多次為妹夫劉某某承接工程項目提供關照,后榮虎成要求劉某某部分出資幫其購買某定融產品,劉某某為表示感謝,承諾送給榮虎成50萬元(實際支付49.665萬元)幫助購買定向融資產品并代持。經分析研討,我們認為榮虎成上述行為構成受賄罪,理由如下:

  一是榮虎成向劉某某提出由其部分出資代為購買定融產品是考慮劉某某在其關照下賺了錢,內心想要點回報。劉某某本人當時沒有購買的意愿。榮虎成主觀上是想以購買定融產品為名向劉某某索要好處費。

  二是榮虎成與劉某某并非合作投資該定融產品,該產品產生的相關利息均歸榮虎成所有。劉某某出資49.665萬元與榮虎成自有資金70.335萬元以劉某某名義購買120萬元的定融產品后,將銀行卡和定融產品證書交給榮虎成妻子郭某某,榮虎成、郭某某明確讓劉某某代為保管,劉某某均定期或按照榮虎成的要求將利息支付給郭某某。

  三是劉某某與榮虎成之間的行受賄合意為50萬元,但客觀上劉某某按照榮虎成的意志投入49.665萬元用于購買定融產品,其與榮虎成關系穩定、密切,且按照榮虎成的意愿代為保管理財產品并定期把利息支付給郭某某,榮虎成對該49.665萬元有控制權,應認定為受賄既遂。

  席虎嘯:該定融產品的利息應按照孳息進行處理。雖然榮虎成通過劉某某出資49.665萬元購買定融產品獲得了利息,但是該行為與劉某某直接將49.665萬元送給榮虎成由其自行購買定融產品沒有本質差別。劉某某與榮虎成此前的行受賄合意為50萬元。但在實際執行過程中,因榮虎成多轉了3350元,致使劉某某行賄的金額相應減少,根據主客觀相一致原則,該筆事實中認定榮虎成的受賄金額為49.665萬元。根據受賄數額所占比例,該120萬元定融產品所產生的利息當中,受賄金額49.665萬元所產生利息部分應認定為受賄孳息。

  榮虎成利用職務便利,為吳某某提供關照,后“借款”給吳某某50萬元,吳某某本應支付利息77萬元,但仍余55.1萬元未結算支付,該起事實怎樣認定?

  馬惠:根據刑法及相關司法解釋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通過民間借貸形式,收取遠超過正常利息的高額利息,符合受賄罪的構成要件。本案中,榮虎成利用擔任湘潭天易示范區黨工委委員、總工程師,湘潭縣政府黨組成員、副縣長,湘潭縣委常委、縣政府副縣長的職務便利,在多個工程項目承攬等方面為吳某某提供關照,吳某某為表示感謝并謀求進一步關照,主動向榮虎成提出“借款”,約定年利率24%,以高額利息向榮虎成進行利益輸送。榮虎成表示同意。榮虎成與吳某某表面上是民間借貸關系,實質上是權錢交易。經查,吳某某客觀上沒有借款需求,其通過支付榮虎成高額“借款”利息作為對榮虎成幫助行為的回報,雙方在主觀上達成行受賄合意,榮虎成構成受賄罪。

  關于榮虎成受賄數額的認定,有觀點提出,雖然二人達成了以民間借貸方式進行利益輸送的合意,但沒有約定借款時間及還款日期,榮虎成利用職務便利幫助吳某某承攬工程項目并通過借貸方式接受吳某某利益輸送的時間段為2013年至2017年,即實際兌現21.9萬元的階段,后期因吳某某資金緊張沒有及時支付利息,雙方權錢交易不明顯,宜將前期21.9萬元利息認定為受賄,后期55.1萬元利息認定為違反廉潔紀律,違規從事營利性活動。我們未采納該觀點。經審理查明,榮虎成在明知吳某某沒有實際借款需求的前提下“出借”50萬元。2017年,吳某某由于資金緊張向榮虎成提出降低利率的請求,榮虎成未予同意。榮虎成處于強勢地位,且吳某某作為其管理服務對象,承攬的相關工程項目仍需榮虎成繼續關照,故愿意繼續以該種方式進行利益輸送,是對之前合意的延續,只是由于資金問題未能及時支付利息。相關證據證實,榮虎成考慮吳某某還在湘潭天易示范區做項目,在自己的掌控當中,就沒有催促支付。直至2022年9月,吳某某問榮虎成是否將本息歸還給他,榮虎成為避免被查處,遂僅要求吳某某將本金歸還,利息以后再算。

  綜上所述,不論從借貸雙方關系、借款人是否具有真實的資金需求,還是借款提出的方式、支付的利息回報等來看,榮虎成所收受的77萬元利息均應認定為受賄數額,其中55.1萬元利息吳某某因希望謀求榮虎成的繼續關照,仍有支付的意思表示,榮虎成也從未表示放棄,后因客觀原因未實際支付。因此未支付利息數額55.1萬元應定性為受賄未遂。

  辯護人提出,指控榮虎成收受凡某某10萬元的證據不足,不應認定為受賄;曾某某送給榮虎成的20萬元系人情往來,如何看待上述辯護意見?

  王振芳:法院審理查明,2016年8月,榮虎成利用擔任湘潭天易示范區黨工委委員、總工程師的職務便利,為湖南某工程公司相關項目負責人凡某某在某大道二期項目資金撥付、竣工驗收等方面提供幫助,凡某某為表示感謝送給榮虎成10萬元。

  榮虎成的辯護人提出:檢察機關指控榮虎成收受凡某某10萬元的證據不足,不應認定為受賄。理由是:湖南某工程公司是接受政府邀請來投資的,且凡某某早已卸任湖南某工程公司華北分公司總經理一職,沒有向榮虎成行賄的必要性。綜合全案證據可知,2014年,榮虎成任湘潭天易示范區黨工委委員、總工程師,分管規劃建設,在此期間其與湖南某工程公司華北分公司總經理凡某某相識,兩人因工程事宜往來頻繁,經常一起吃飯喝茶。雖然2014年9月后凡某某不再任湖南某工程公司華北分公司總經理,但其仍為該公司員工,相關項目公司還是指定由其負責。凡某某以贊助旅游為由送錢給榮虎成也發生在工程建設時間段,其目的是為了感謝榮虎成在項目前期談判對接和后續施工過程上的幫助以及繼續和榮虎成搞好關系,榮虎成也確實在資金撥付、竣工驗收等方面為其提供了幫助,足以認定榮虎成收受凡某某10萬元的事實。故辯護人所提榮虎成收受凡某某10萬元的證據不足,不應認定為受賄的辯護意見與查明事實不一致,本院不予采納。

  席虎嘯:區分賄賂與人情往來,可以從發生財物往來的背景、往來財物的價值、提供財物方對于接受方有無職務上的請托、接受方是否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提供方謀取利益等方面進行全面分析、綜合判斷。本案中,曾某某送給榮虎成的20萬元是其職務行為的對價。理由如下:一是榮虎成和曾某某之間沒有債務糾紛、經濟往來。二是相關證人證實榮虎成利用職務便利幫助曾某某承接了相關設計業務,曾某某也證實對榮虎成有謀利事項的請托,且調取了曾某某承接設計業務的協議和設計業務發包方的付款憑證,證實曾某某與榮虎成的關系是請托人與被請托人的關系。三是曾某某是在榮虎成的幫助下承接到相關設計業務后為表示感謝分兩次送給榮虎成20萬元,已超出正常人情往來的范疇。因此,曾某某送給榮虎成的20萬元不屬于正常的人情往來,應認定為受賄。(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方弈霏)


>>><<<

讓親屬出資代為購買定融產品并收息是否構成受賄

2024-04-24

read_image.jpg

案件2222.jpg

圖為湘潭市紀委監委第七審查調查室和案件審理室工作人員圍繞榮虎成案有關問題進行研討。馬佼 攝

  特邀嘉賓

  趙 軍 湘潭市紀委監委第七審查調查室副主任

  馬 惠 湘潭市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副主任

  席虎嘯 湘潭市岳塘區人民檢察院第二檢察部副主任

  王振芳 湘潭市岳塘區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庭長

  編者按

  本案中,2017年,榮虎成安排周某等人采取拆分項目規避招投標的方式,指定湖南某設計公司承攬了湘潭縣某鎮設計項目,上述行為如何定性?榮虎成要求妹夫劉某某部分出資幫其購買某定融產品,所獲利息歸榮虎成所有,為何認定榮虎成構成受賄?我們特邀相關單位工作人員予以解析。

  基本案情:

  榮虎成,男,2002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湖南省湘潭天易示范區黨工委委員、總工程師,湘潭縣政府黨組成員、副縣長,湘潭縣委常委、縣政府副縣長等職。

  違反工作紀律,干預和插手建設工程項目發包。2017年,榮虎成擔任湘潭縣政府黨組成員、副縣長期間,安排時任某鎮(湘潭縣下轄鎮)鎮長周某(另案處理)等人采取拆分項目規避招投標的方式,指定湖南某設計公司(該公司負責人劉某與榮虎成相識多年,關系密切)承攬了該鎮設計項目,合同總額267.45萬元。

  受賄罪。2012年至2022年,榮虎成利用擔任湘潭天易示范區黨工委委員、總工程師,湘潭縣政府黨組成員、副縣長,湘潭縣委常委、縣政府副縣長等職務便利,為他人在工程承攬、工程款支付、設計業務承攬、規劃審批等方面謀取利益,單獨或伙同他人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807萬余元(未遂65.1萬元)。

  其中,2013年至2018年,榮虎成利用職務便利,多次為妹夫劉某某承接工程項目提供關照。2018年7月,榮虎成欲購買某定融產品(政府定向融資產品、收益固定無風險),因自有資金不足,榮虎成考慮到此前為劉某某打招呼承接工程項目使其獲利頗豐,遂與劉某某商量讓其幫忙出一部分資金,劉某某當即表示要送給榮虎成50萬元,榮虎成將自有資金70.335萬元轉賬給劉某某。劉某某以自己的名義購買了某定融產品120萬元(劉某某實際送給榮虎成49.665萬元),并定期將該產品所產生的利息交給榮虎成妻子郭某某。

  2013年至2017年,榮虎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多個工程項目承攬上為老板吳某某提供關照,吳某某為表示感謝并謀求進一步關照,主動向榮虎成提出以“借款”支付高息方式進行利益輸送,榮虎成予以認可并先后于2014年5月、2015年8月“借款”給吳某某總計50萬元,約定年利率24%。2019年5月、2022年9月,榮虎成分兩次收回全部本金,吳某某本應支付利息77萬元,因客觀原因雙方未進行結算,2015年至2017年,吳某某先后分3次以利息名義支付給榮虎成共計21.9萬元,余下55.1萬元未結算支付。

  2016年8月,榮虎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湖南某工程公司相關項目負責人凡某某在某大道二期項目資金撥付、竣工驗收等方面提供幫助,凡某某為表示感謝,以贊助榮虎成旅游的名義在某茶樓送給榮虎成10萬元。

  2016年至2020年期間,榮虎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規劃設計業務項目承攬、設計費支付等方面為某高校教師曾某某提供幫助,曾某某為表示感謝并謀求更多關照,分2次送給榮虎成共計20萬元。

  查處過程:

  【立案審查調查】2023年2月6日,湘潭市紀委監委對榮虎成立案審查調查;同日,經湖南省監委批準,對其采取留置措施;4月20日,經湖南省監委批準,延長留置時間三個月。

  【黨紀政務處分】2023年7月18日,經湘潭市紀委常委會會議研究并報湘潭市委批準,決定給予榮虎成開除黨籍處分;由湘潭市監委給予榮虎成開除公職處分。

  【移送審查起訴】2023年7月24日,湘潭市監委將榮虎成涉嫌受賄罪一案移送湘潭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湘潭市人民檢察院指定岳塘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提起公訴】2023年9月5日,岳塘區人民檢察院以榮虎成涉嫌受賄罪向岳塘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一審判決】2023年12月29日,岳塘區人民法院判決榮虎成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八十萬元。判決現已生效。

  2017年,榮虎成安排周某等人采取拆分項目規避招投標的方式,指定湖南某設計公司承攬了湘潭縣某鎮設計項目,上述行為如何定性?

  趙軍:本案中,2017年,榮虎成向時任湘潭縣某鎮鎮長周某等人打招呼,通過拆分項目使每個項目合同金額在規定必須招投標的金額以下,從而規避招投標程序,直接指定湖南某設計公司順利承攬了該鎮設計項目。

  在定性時有觀點提出,榮虎成上述行為涉嫌受賄罪,我們未采納該點。榮虎成作為湘潭縣分管規劃建設的副縣長,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湖南某設計公司承攬某鎮設計項目打招呼,但榮虎成并未因此收受該公司相關人員所送財物。依據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條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財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是受賄罪,榮虎成該行為不符合受賄罪權錢交易的本質特征,不構成受賄罪。

  湘潭縣某鎮設計項目合同總額較大,依法必須進行公開招標。而榮虎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干涉評標活動,安排周某等人采取拆分項目的方式規避招投標程序,指定湖南某設計公司承攬該項目,系典型的領導干部違規插手干預工程建設項目行為,嚴重擾亂了市場競爭秩序,破壞了營商環境,損害當地政治生態。依據2015年《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一百一十八條規定,黨員領導干部違反有關規定干預和插手建設工程項目承發包、土地使用權出讓、政府采購、房地產開發與經營、礦產資源開發利用、中介機構服務等活動,造成不良影響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因此,榮虎成該行為應定性為違反工作紀律,追究其黨紀責任。

  榮虎成要求妹夫劉某某部分出資幫其購買某定融產品,所獲利息歸榮虎成所有,為何認定榮虎成構成受賄?相關受賄數額及孳息如何認定?

  馬惠:2013年至2018年,榮虎成利用職務便利,多次為妹夫劉某某承接工程項目提供關照,后榮虎成要求劉某某部分出資幫其購買某定融產品,劉某某為表示感謝,承諾送給榮虎成50萬元(實際支付49.665萬元)幫助購買定向融資產品并代持。經分析研討,我們認為榮虎成上述行為構成受賄罪,理由如下:

  一是榮虎成向劉某某提出由其部分出資代為購買定融產品是考慮劉某某在其關照下賺了錢,內心想要點回報。劉某某本人當時沒有購買的意愿。榮虎成主觀上是想以購買定融產品為名向劉某某索要好處費。

  二是榮虎成與劉某某并非合作投資該定融產品,該產品產生的相關利息均歸榮虎成所有。劉某某出資49.665萬元與榮虎成自有資金70.335萬元以劉某某名義購買120萬元的定融產品后,將銀行卡和定融產品證書交給榮虎成妻子郭某某,榮虎成、郭某某明確讓劉某某代為保管,劉某某均定期或按照榮虎成的要求將利息支付給郭某某。

  三是劉某某與榮虎成之間的行受賄合意為50萬元,但客觀上劉某某按照榮虎成的意志投入49.665萬元用于購買定融產品,其與榮虎成關系穩定、密切,且按照榮虎成的意愿代為保管理財產品并定期把利息支付給郭某某,榮虎成對該49.665萬元有控制權,應認定為受賄既遂。

  席虎嘯:該定融產品的利息應按照孳息進行處理。雖然榮虎成通過劉某某出資49.665萬元購買定融產品獲得了利息,但是該行為與劉某某直接將49.665萬元送給榮虎成由其自行購買定融產品沒有本質差別。劉某某與榮虎成此前的行受賄合意為50萬元。但在實際執行過程中,因榮虎成多轉了3350元,致使劉某某行賄的金額相應減少,根據主客觀相一致原則,該筆事實中認定榮虎成的受賄金額為49.665萬元。根據受賄數額所占比例,該120萬元定融產品所產生的利息當中,受賄金額49.665萬元所產生利息部分應認定為受賄孳息。

  榮虎成利用職務便利,為吳某某提供關照,后“借款”給吳某某50萬元,吳某某本應支付利息77萬元,但仍余55.1萬元未結算支付,該起事實怎樣認定?

  馬惠:根據刑法及相關司法解釋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通過民間借貸形式,收取遠超過正常利息的高額利息,符合受賄罪的構成要件。本案中,榮虎成利用擔任湘潭天易示范區黨工委委員、總工程師,湘潭縣政府黨組成員、副縣長,湘潭縣委常委、縣政府副縣長的職務便利,在多個工程項目承攬等方面為吳某某提供關照,吳某某為表示感謝并謀求進一步關照,主動向榮虎成提出“借款”,約定年利率24%,以高額利息向榮虎成進行利益輸送。榮虎成表示同意。榮虎成與吳某某表面上是民間借貸關系,實質上是權錢交易。經查,吳某某客觀上沒有借款需求,其通過支付榮虎成高額“借款”利息作為對榮虎成幫助行為的回報,雙方在主觀上達成行受賄合意,榮虎成構成受賄罪。

  關于榮虎成受賄數額的認定,有觀點提出,雖然二人達成了以民間借貸方式進行利益輸送的合意,但沒有約定借款時間及還款日期,榮虎成利用職務便利幫助吳某某承攬工程項目并通過借貸方式接受吳某某利益輸送的時間段為2013年至2017年,即實際兌現21.9萬元的階段,后期因吳某某資金緊張沒有及時支付利息,雙方權錢交易不明顯,宜將前期21.9萬元利息認定為受賄,后期55.1萬元利息認定為違反廉潔紀律,違規從事營利性活動。我們未采納該觀點。經審理查明,榮虎成在明知吳某某沒有實際借款需求的前提下“出借”50萬元。2017年,吳某某由于資金緊張向榮虎成提出降低利率的請求,榮虎成未予同意。榮虎成處于強勢地位,且吳某某作為其管理服務對象,承攬的相關工程項目仍需榮虎成繼續關照,故愿意繼續以該種方式進行利益輸送,是對之前合意的延續,只是由于資金問題未能及時支付利息。相關證據證實,榮虎成考慮吳某某還在湘潭天易示范區做項目,在自己的掌控當中,就沒有催促支付。直至2022年9月,吳某某問榮虎成是否將本息歸還給他,榮虎成為避免被查處,遂僅要求吳某某將本金歸還,利息以后再算。

  綜上所述,不論從借貸雙方關系、借款人是否具有真實的資金需求,還是借款提出的方式、支付的利息回報等來看,榮虎成所收受的77萬元利息均應認定為受賄數額,其中55.1萬元利息吳某某因希望謀求榮虎成的繼續關照,仍有支付的意思表示,榮虎成也從未表示放棄,后因客觀原因未實際支付。因此未支付利息數額55.1萬元應定性為受賄未遂。

  辯護人提出,指控榮虎成收受凡某某10萬元的證據不足,不應認定為受賄;曾某某送給榮虎成的20萬元系人情往來,如何看待上述辯護意見?

  王振芳:法院審理查明,2016年8月,榮虎成利用擔任湘潭天易示范區黨工委委員、總工程師的職務便利,為湖南某工程公司相關項目負責人凡某某在某大道二期項目資金撥付、竣工驗收等方面提供幫助,凡某某為表示感謝送給榮虎成10萬元。

  榮虎成的辯護人提出:檢察機關指控榮虎成收受凡某某10萬元的證據不足,不應認定為受賄。理由是:湖南某工程公司是接受政府邀請來投資的,且凡某某早已卸任湖南某工程公司華北分公司總經理一職,沒有向榮虎成行賄的必要性。綜合全案證據可知,2014年,榮虎成任湘潭天易示范區黨工委委員、總工程師,分管規劃建設,在此期間其與湖南某工程公司華北分公司總經理凡某某相識,兩人因工程事宜往來頻繁,經常一起吃飯喝茶。雖然2014年9月后凡某某不再任湖南某工程公司華北分公司總經理,但其仍為該公司員工,相關項目公司還是指定由其負責。凡某某以贊助旅游為由送錢給榮虎成也發生在工程建設時間段,其目的是為了感謝榮虎成在項目前期談判對接和后續施工過程上的幫助以及繼續和榮虎成搞好關系,榮虎成也確實在資金撥付、竣工驗收等方面為其提供了幫助,足以認定榮虎成收受凡某某10萬元的事實。故辯護人所提榮虎成收受凡某某10萬元的證據不足,不應認定為受賄的辯護意見與查明事實不一致,本院不予采納。

  席虎嘯:區分賄賂與人情往來,可以從發生財物往來的背景、往來財物的價值、提供財物方對于接受方有無職務上的請托、接受方是否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提供方謀取利益等方面進行全面分析、綜合判斷。本案中,曾某某送給榮虎成的20萬元是其職務行為的對價。理由如下:一是榮虎成和曾某某之間沒有債務糾紛、經濟往來。二是相關證人證實榮虎成利用職務便利幫助曾某某承接了相關設計業務,曾某某也證實對榮虎成有謀利事項的請托,且調取了曾某某承接設計業務的協議和設計業務發包方的付款憑證,證實曾某某與榮虎成的關系是請托人與被請托人的關系。三是曾某某是在榮虎成的幫助下承接到相關設計業務后為表示感謝分兩次送給榮虎成20萬元,已超出正常人情往來的范疇。因此,曾某某送給榮虎成的20萬元不屬于正常的人情往來,應認定為受賄。(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方弈霏)


《五十度灰》
<nobr id="tatem"></nobr>

<listing id="tatem"></listing>
<strike id="tatem"></strike><delect id="tatem"></delect><button id="tatem"><xmp id="tatem"><strike id="tatem"></strike>

<strike id="tatem"><dfn id="tatem"></dfn></strike>

<i id="tatem"><nobr id="tatem"><acronym id="tatem"></acronym></nobr></i>
<delect id="tatem"></delect><strike id="tatem"></strike>

<i id="tate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