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tatem"></nobr>

<listing id="tatem"></listing>
<strike id="tatem"></strike><delect id="tatem"></delect><button id="tatem"><xmp id="tatem"><strike id="tatem"></strike>

<strike id="tatem"><dfn id="tatem"></dfn></strike>

<i id="tatem"><nobr id="tatem"><acronym id="tatem"></acronym></nobr></i>
<delect id="tatem"></delect><strike id="tatem"></strike>

<i id="tatem"></i>

文化

一條河,一條大運河,一條京杭大運河,流淌著多少中華文明的波光和悠悠歲月的濤聲……

運河之源

稿件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 2024-05-10 08:10:08
分享至:

運河111.jpg

大運河源頭遺址公園中的白浮泉遺址。資料圖片

  一

  一條河,一條大運河,一條京杭大運河,在我心里流淌了半個多世紀。

  運河起初流淌在先父對故鄉的回憶里,后來流淌在我的小學課本里,再后來流淌在我讀過的張繼、孟浩然、楊萬里、王安石等的詩行里。張繼筆下的“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描繪的就是蘇州城西古運河畔的楓橋古鎮。王安石筆下“京口瓜洲一水間,鐘山只隔數重山”中的瓜洲就依偎在大運河揚州段與長江的交匯點上。于是乎,大運河之美,打兒時起就筑牢在我審美的制高點上,一提起大運河,眼前便會浮現出荷花、漣漪、楓橋、帆影、漁火、船夫、號子和槳聲……

  上大學之初,在閱讀課上,讀到了劉紹棠的《運河的槳聲》,隨著靈動的文字躍入眼簾,我看到了一幅幅唯美的畫卷:“運河靜靜地流著,河水是透明的、清涼的,無數只運糧的帆船和小漁船劃動著,像飄浮在河面上的白云……”當有一天,我坐在他故鄉的運河岸邊,河水依舊靜靜地流,依舊透明清涼,依舊有白云飄浮在河面,可早不見了運糧的帆影和漁舟的槳聲了。

  在漫長的歲月流年間,我對京杭大運河的理解還只限于北起北京、南抵杭州的字面意義上,而對大運河從哪里來,又流到哪里去,還真的不甚了了。

  春和景明之時,我是被“運河源,白浮泉”這句話吸引到北京昌平區“大運河源頭遺址公園”的。迎面的白玉蘭花開了,丁香花香了,海棠花美了。我遠遠就瞧見了一團幽湖在遺址一角,平面如鏡,沒有一絲微瀾,而我心里的運河,卻泛起了層層漣漪。此情此景,適逢賞花時,有花草相鄰,有山水相依,置身古運河源頭,領略白浮泉風情,還真有點美滋滋的呢。

  白浮泉亦稱龍泉,源自一座海拔不足百米的龍山,又稱龍泉山、神山。休看這山不起眼,莫忘了劉禹錫的那句名言:“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遙想當年,奉元世祖忽必烈之詔,郭守敬受命為元大都找水,雖歷時數年,引了玉泉山水以通漕運,但還難以適應元大都的城市發展和數十萬人口之需。尋找充裕的水源,不光為了維持宮廷園林和百姓的用水,還要確保每年運幾百萬斤糧食進京的水路通暢,尋找充裕的水源地,也便成了朝廷重中之重的要務了。

  我來到龍山腳下,抬頭可見那條200多級的磚石臺階,階上醒目地標記著“龍抬頭”字樣,意為游者每登幾十級臺階都會抬頭喘上一口氣。我拾級而上,那可不止幾十級一抬頭啊,眼見鳥兒在頭上鳴翠,山花在腳邊綻放,隨處可見的蒼柏古樹,掩映在小橋流水的綠草叢中,仿佛在一一傾訴白浮泉曾有過的歷史和輝煌,登幾級就有一景,我可是要頻頻抬頭呢。有位常來此山的背包客告訴我,山的那一邊就是白浮泉源頭了。登過臺階后,我沒先去左側很近的都龍王廟,而是急切地去了郭守敬發現水源地的九龍池遺跡。那可是郭大人前后花費好多年才尋到的龍水啊。

  我沿著蜿蜒小路行走,清風徐徐,滿目蔥蘢,花香撲鼻,但見樓臺亭閣,碑石林立,古色古香?;腥婚g,我感到了龍脈久藏于此,可謂名副其實。忽見一行鷺鳥從天空依次而落,齊聚到不遠的鷺影臺上,我方省悟,每年四五月間,都會有鷺鳥從南方飛回北方。又一想,當年京杭大運河可絕非候鳥啊,自從白浮泉的引水連通了元代古運河,無論冬夏,無論南北,運河漕運,都會千帆競發,直達京城的,那可是持續了好幾百年的水運盛景啊。白浮泉,這個運河之源確為功不可沒。九龍池遺跡近在咫尺,我想象得出:郭守敬當初踏破鐵鞋,登上這座名不見經傳的小山頭,意外發現了白浮泉,從巖縫碎石間噴涌而出,其水勢豐沛如潮,浩浩奔流若江,那是一種何等亢奮的心情呢?

  二

  站在龍山,眺望藍天白云下的隱隱遠山,我難以理解的是,在連綿群山之外,這是一座貌不驚人的孤山,且距玉泉山泉也有幾十公里,卻為何冒出個汪洋一片的白浮泉呢?我看了看周邊地形,泉水發自龍山東北麓,半山腰有一塊盆地,那泉水從山間像脫韁的駿馬般噴放而出,聚成一泓深潭清水。因山下有個村莊叫白浮村,故而就稱之為白浮泉了。

  明初那會兒,白浮泉又做了人文景觀的改建,特設了碑亭,下有九個石雕的龍口,池壁用了花崗巖,龍頭用漢白玉雕刻,嵌入石壁,泉水就從九個龍口中噴出來了。這便是昔日“燕平八景”之一的“龍泉漱玉”。

  據乾隆年間的《日下舊聞考》記載:“潭東有泉出亂石間,清湛可濯?!边@即為30米深的九龍池了,泉水從深潭北沿溢出,形成數十丈寬的扇形水面,滾滾流向遠方,足見當年山泉匯流的萬千氣象。而今尚見九龍池周邊的山石已被泉水洗磨得光滑圓潤,足見數百年泉水沖刷的魔力使然。

  遙想當年,滔滔泉水就這般源源不斷地注入深潭,進而形成元代京杭大運河最北端的水源。一舉實現了郭守敬上書忽必烈的愿景:修建白浮甕山河,引龍山泉水,以濟漕運。對此,元代官修地理總志《元一統志》有述:“自昌平縣白浮村,開導神山泉,西南轉,循山麓,與一畝泉、榆河、玉泉諸水合?!?/p>

  我眼前仿佛再現出一條神奇之河,滾滾河水始于白浮泉,西折向南而去,過雙塔、一畝泉、溫榆河等水系,經由甕山泊(今昆明湖)至積水潭、中海、南海,又從文明門(今崇文門)東南出,一路流至通州高麗莊(今張家灣),再入白河(今潞河),總長為82公里。這條由郭守敬主持修建的漕運河道,由忽必烈賜名為“通惠河”,即今北運河的故道。

  九龍池遺跡在歲月的流逝中并沒有沉睡,而是在久久地沉思。她以其百年的沉默,無聲地昭示元代大運河的歷史,似乎在用這塊無字豐碑來驗證:中國人開鑿了這條由白浮泉到甕山泊的引水河道,是何等英明與智慧。水是一個城市生存的命脈,正是這條引河的開鑿,確保了北京自元大都始,得以延續元明清三朝古都,至今已有700多年。最初,京杭大運河的北端終點在通州,通州到京城的水路運輸,一直是個難解之題。幸有這條引河,實現了漕船可由杭州直達大都,這是人類文明發展到一定高度和水平的歷史見證。難怪著名古建專家羅哲文坦言:“如果沒有這條運河,北京城可能就修不起來了?!?/p>

  大運河源頭遺址還記憶著曾有過的高光時刻。九龍池邊生長的古柏、國槐、垂柳、油松、榆樹也都不舍晝夜,守護在這里,有的盤根錯節、嶙峋崢嶸,有的枝繁葉茂、郁郁蔥蔥,有的柳絮飄然、枝條吐翠。它們見證了白浮泉的往昔和今朝。

  大運河源頭遺址,早已不見了當年汪洋水系的磅礴氣勢。清朝中晚期,隨著大運河(北京段)漕運的日漸衰落,這一帶的引河故道也斷流,甚至消失了,大運河的源頭白浮泉也幾乎被世人遺忘,此地一度空余滿目瘡痍的樓臺亭閣和稀疏斑駁的古樹,留下了一種殘缺的美,這怎能不讓人扼腕慨嘆。

  三

  我從九龍池遺址拾級而上,不遠處就是都龍王廟了。院內有兩棵古柏,以甬道為軸心,分立東西。都龍王廟建于元初,明弘治八年的碑文寫道:“白浮村北鳳凰山上有都龍王廟,乃前朝所敕迄今猶存?!毖约按藦R緣于白浮泉之水,化解了運河漕運入都之難,元帝龍顏大悅,遂敕賜在龍山頂上建都龍王廟。

  都龍王廟坐北朝南,由照壁、山門、鐘鼓樓、正殿及配殿等建筑組成,帶有鮮明的金元建筑元素。我穿梭其間,見有明清修廟記事碑六塊,記述了那會兒百姓祈雨、修廟的熱鬧場景。廟的最南端為鐘鼓樓,足見都龍王廟的等級是很高的。

  放眼院落,我感受到了都龍王廟的氣場。廟中有石碑記載,都龍王廟的影響力,向南延至廊坊的大城,向北影響到密云古北口,從正殿兩幅巨幅壁畫中,我也能感受到遠近百姓求雨的虔誠之至。

  我站在龍山頂上,一眼望到了山腳下的龍泉禪寺群落。民間俗稱都龍王廟為上寺,龍泉禪寺為下寺?,F存碑文說,此寺舊時稱“海角龍泉梵苑”。明朝景泰年間,還進行過修繕和立碑,賜名為“龍泉禪寺”,延至清代禪寺依然梵音不絕,至乾隆時期規模尤盛。這一番游走,我頓時大發慨嘆:一座山,一座廟,一座寺,因一泓白浮泉而聞名遐邇。

  在龍泉禪寺,我一下子便被“大運河源頭歷史文化展”吸引住了。展覽以生動的實物、圖片、視頻,以及互動屏幕等科技手段,重現了大運河以及白浮泉的歷史和現實價值。我與這里的工作人員聊天時得知,2014年2月,因修建北京地鐵昌平線二期線路的五個站點,需要對昌平區境內20世紀60年代興修的京密引水渠進行截流改造??睖y設計人員在實地勘查后,確定了一條月牙狀的弧形施工線,正當他們著手施工時卻驚異地發現,早在700多年前,這一帶就有條引水河故道,幾乎與他們的引水線路是重合的。我頓時浮想聯翩:以21世紀水利勘測的科技水準,來驗證13世紀引水工程的勘測精確度,足以說明元代的水利勘測水平是何等超前啊。當年,郭守敬發現白浮泉的地勢比西山山麓高出約15米,便設計出白浮泉水先向西引,匯集沿途諸水,流入甕山泊的引水路線。就是這條30公里長的月牙形引水渠,神奇地解開了西高東低卻要東水西流的難題。那條引水故道就是“白浮甕山河”。

  我的目光緊緊地盯著那幅“白浮甕山河”示意圖,這起源于龍山的一泓白浮泉,彎彎曲曲,竟“盤活”了一條通向元大都的黃金水道。我似乎看到了運河漕船,每天川流不息地把自江南而來的漕糧運到積水潭碼頭,天南海北的貨物也都在此集散,好一派舳艫蔽水、千帆競泊、水潤京城的繁華景象。

  那一刻,我不由想起父親曾給我講起過,他對故鄉大運河(臨西段)的印象。臨西曾為古臨清的主體,是臨河而生的千年古縣,直到上世紀60年代,方與山東臨清分開,劃歸河北邢臺。京杭大運河在宋代時稱為御河,又稱衛運河,臨西這一段是京杭大運河的一部分,河水就在父親故鄉的門前流過。父親說老家除了衛運河的山光水色,還有臨清古城遺址、凈域寺和萬和宮的古跡風光。兒時,他常坐著爺爺搖的小船去打魚,看慣了河面上那蔽日的帆桅,聽慣了艄公嘶啞的號子,還有那凈域寺悠遠的鐘聲……

  哦,一條河,一條大運河,一條京杭大運河,流淌著多少中華文明的波光和悠悠歲月的濤聲。春天里,我站到了大運河之源,滿懷春意和深情地道一聲:

  美哉,大運河;壯哉,大運河。(劍鈞

>>><<<
一條河,一條大運河,一條京杭大運河,流淌著多少中華文明的波光和悠悠歲月的濤聲……

運河之源

2024-05-10

運河111.jpg

大運河源頭遺址公園中的白浮泉遺址。資料圖片

  一

  一條河,一條大運河,一條京杭大運河,在我心里流淌了半個多世紀。

  運河起初流淌在先父對故鄉的回憶里,后來流淌在我的小學課本里,再后來流淌在我讀過的張繼、孟浩然、楊萬里、王安石等的詩行里。張繼筆下的“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描繪的就是蘇州城西古運河畔的楓橋古鎮。王安石筆下“京口瓜洲一水間,鐘山只隔數重山”中的瓜洲就依偎在大運河揚州段與長江的交匯點上。于是乎,大運河之美,打兒時起就筑牢在我審美的制高點上,一提起大運河,眼前便會浮現出荷花、漣漪、楓橋、帆影、漁火、船夫、號子和槳聲……

  上大學之初,在閱讀課上,讀到了劉紹棠的《運河的槳聲》,隨著靈動的文字躍入眼簾,我看到了一幅幅唯美的畫卷:“運河靜靜地流著,河水是透明的、清涼的,無數只運糧的帆船和小漁船劃動著,像飄浮在河面上的白云……”當有一天,我坐在他故鄉的運河岸邊,河水依舊靜靜地流,依舊透明清涼,依舊有白云飄浮在河面,可早不見了運糧的帆影和漁舟的槳聲了。

  在漫長的歲月流年間,我對京杭大運河的理解還只限于北起北京、南抵杭州的字面意義上,而對大運河從哪里來,又流到哪里去,還真的不甚了了。

  春和景明之時,我是被“運河源,白浮泉”這句話吸引到北京昌平區“大運河源頭遺址公園”的。迎面的白玉蘭花開了,丁香花香了,海棠花美了。我遠遠就瞧見了一團幽湖在遺址一角,平面如鏡,沒有一絲微瀾,而我心里的運河,卻泛起了層層漣漪。此情此景,適逢賞花時,有花草相鄰,有山水相依,置身古運河源頭,領略白浮泉風情,還真有點美滋滋的呢。

  白浮泉亦稱龍泉,源自一座海拔不足百米的龍山,又稱龍泉山、神山。休看這山不起眼,莫忘了劉禹錫的那句名言:“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遙想當年,奉元世祖忽必烈之詔,郭守敬受命為元大都找水,雖歷時數年,引了玉泉山水以通漕運,但還難以適應元大都的城市發展和數十萬人口之需。尋找充裕的水源,不光為了維持宮廷園林和百姓的用水,還要確保每年運幾百萬斤糧食進京的水路通暢,尋找充裕的水源地,也便成了朝廷重中之重的要務了。

  我來到龍山腳下,抬頭可見那條200多級的磚石臺階,階上醒目地標記著“龍抬頭”字樣,意為游者每登幾十級臺階都會抬頭喘上一口氣。我拾級而上,那可不止幾十級一抬頭啊,眼見鳥兒在頭上鳴翠,山花在腳邊綻放,隨處可見的蒼柏古樹,掩映在小橋流水的綠草叢中,仿佛在一一傾訴白浮泉曾有過的歷史和輝煌,登幾級就有一景,我可是要頻頻抬頭呢。有位常來此山的背包客告訴我,山的那一邊就是白浮泉源頭了。登過臺階后,我沒先去左側很近的都龍王廟,而是急切地去了郭守敬發現水源地的九龍池遺跡。那可是郭大人前后花費好多年才尋到的龍水啊。

  我沿著蜿蜒小路行走,清風徐徐,滿目蔥蘢,花香撲鼻,但見樓臺亭閣,碑石林立,古色古香?;腥婚g,我感到了龍脈久藏于此,可謂名副其實。忽見一行鷺鳥從天空依次而落,齊聚到不遠的鷺影臺上,我方省悟,每年四五月間,都會有鷺鳥從南方飛回北方。又一想,當年京杭大運河可絕非候鳥啊,自從白浮泉的引水連通了元代古運河,無論冬夏,無論南北,運河漕運,都會千帆競發,直達京城的,那可是持續了好幾百年的水運盛景啊。白浮泉,這個運河之源確為功不可沒。九龍池遺跡近在咫尺,我想象得出:郭守敬當初踏破鐵鞋,登上這座名不見經傳的小山頭,意外發現了白浮泉,從巖縫碎石間噴涌而出,其水勢豐沛如潮,浩浩奔流若江,那是一種何等亢奮的心情呢?

  二

  站在龍山,眺望藍天白云下的隱隱遠山,我難以理解的是,在連綿群山之外,這是一座貌不驚人的孤山,且距玉泉山泉也有幾十公里,卻為何冒出個汪洋一片的白浮泉呢?我看了看周邊地形,泉水發自龍山東北麓,半山腰有一塊盆地,那泉水從山間像脫韁的駿馬般噴放而出,聚成一泓深潭清水。因山下有個村莊叫白浮村,故而就稱之為白浮泉了。

  明初那會兒,白浮泉又做了人文景觀的改建,特設了碑亭,下有九個石雕的龍口,池壁用了花崗巖,龍頭用漢白玉雕刻,嵌入石壁,泉水就從九個龍口中噴出來了。這便是昔日“燕平八景”之一的“龍泉漱玉”。

  據乾隆年間的《日下舊聞考》記載:“潭東有泉出亂石間,清湛可濯?!边@即為30米深的九龍池了,泉水從深潭北沿溢出,形成數十丈寬的扇形水面,滾滾流向遠方,足見當年山泉匯流的萬千氣象。而今尚見九龍池周邊的山石已被泉水洗磨得光滑圓潤,足見數百年泉水沖刷的魔力使然。

  遙想當年,滔滔泉水就這般源源不斷地注入深潭,進而形成元代京杭大運河最北端的水源。一舉實現了郭守敬上書忽必烈的愿景:修建白浮甕山河,引龍山泉水,以濟漕運。對此,元代官修地理總志《元一統志》有述:“自昌平縣白浮村,開導神山泉,西南轉,循山麓,與一畝泉、榆河、玉泉諸水合?!?/p>

  我眼前仿佛再現出一條神奇之河,滾滾河水始于白浮泉,西折向南而去,過雙塔、一畝泉、溫榆河等水系,經由甕山泊(今昆明湖)至積水潭、中海、南海,又從文明門(今崇文門)東南出,一路流至通州高麗莊(今張家灣),再入白河(今潞河),總長為82公里。這條由郭守敬主持修建的漕運河道,由忽必烈賜名為“通惠河”,即今北運河的故道。

  九龍池遺跡在歲月的流逝中并沒有沉睡,而是在久久地沉思。她以其百年的沉默,無聲地昭示元代大運河的歷史,似乎在用這塊無字豐碑來驗證:中國人開鑿了這條由白浮泉到甕山泊的引水河道,是何等英明與智慧。水是一個城市生存的命脈,正是這條引河的開鑿,確保了北京自元大都始,得以延續元明清三朝古都,至今已有700多年。最初,京杭大運河的北端終點在通州,通州到京城的水路運輸,一直是個難解之題。幸有這條引河,實現了漕船可由杭州直達大都,這是人類文明發展到一定高度和水平的歷史見證。難怪著名古建專家羅哲文坦言:“如果沒有這條運河,北京城可能就修不起來了?!?/p>

  大運河源頭遺址還記憶著曾有過的高光時刻。九龍池邊生長的古柏、國槐、垂柳、油松、榆樹也都不舍晝夜,守護在這里,有的盤根錯節、嶙峋崢嶸,有的枝繁葉茂、郁郁蔥蔥,有的柳絮飄然、枝條吐翠。它們見證了白浮泉的往昔和今朝。

  大運河源頭遺址,早已不見了當年汪洋水系的磅礴氣勢。清朝中晚期,隨著大運河(北京段)漕運的日漸衰落,這一帶的引河故道也斷流,甚至消失了,大運河的源頭白浮泉也幾乎被世人遺忘,此地一度空余滿目瘡痍的樓臺亭閣和稀疏斑駁的古樹,留下了一種殘缺的美,這怎能不讓人扼腕慨嘆。

  三

  我從九龍池遺址拾級而上,不遠處就是都龍王廟了。院內有兩棵古柏,以甬道為軸心,分立東西。都龍王廟建于元初,明弘治八年的碑文寫道:“白浮村北鳳凰山上有都龍王廟,乃前朝所敕迄今猶存?!毖约按藦R緣于白浮泉之水,化解了運河漕運入都之難,元帝龍顏大悅,遂敕賜在龍山頂上建都龍王廟。

  都龍王廟坐北朝南,由照壁、山門、鐘鼓樓、正殿及配殿等建筑組成,帶有鮮明的金元建筑元素。我穿梭其間,見有明清修廟記事碑六塊,記述了那會兒百姓祈雨、修廟的熱鬧場景。廟的最南端為鐘鼓樓,足見都龍王廟的等級是很高的。

  放眼院落,我感受到了都龍王廟的氣場。廟中有石碑記載,都龍王廟的影響力,向南延至廊坊的大城,向北影響到密云古北口,從正殿兩幅巨幅壁畫中,我也能感受到遠近百姓求雨的虔誠之至。

  我站在龍山頂上,一眼望到了山腳下的龍泉禪寺群落。民間俗稱都龍王廟為上寺,龍泉禪寺為下寺?,F存碑文說,此寺舊時稱“海角龍泉梵苑”。明朝景泰年間,還進行過修繕和立碑,賜名為“龍泉禪寺”,延至清代禪寺依然梵音不絕,至乾隆時期規模尤盛。這一番游走,我頓時大發慨嘆:一座山,一座廟,一座寺,因一泓白浮泉而聞名遐邇。

  在龍泉禪寺,我一下子便被“大運河源頭歷史文化展”吸引住了。展覽以生動的實物、圖片、視頻,以及互動屏幕等科技手段,重現了大運河以及白浮泉的歷史和現實價值。我與這里的工作人員聊天時得知,2014年2月,因修建北京地鐵昌平線二期線路的五個站點,需要對昌平區境內20世紀60年代興修的京密引水渠進行截流改造??睖y設計人員在實地勘查后,確定了一條月牙狀的弧形施工線,正當他們著手施工時卻驚異地發現,早在700多年前,這一帶就有條引水河故道,幾乎與他們的引水線路是重合的。我頓時浮想聯翩:以21世紀水利勘測的科技水準,來驗證13世紀引水工程的勘測精確度,足以說明元代的水利勘測水平是何等超前啊。當年,郭守敬發現白浮泉的地勢比西山山麓高出約15米,便設計出白浮泉水先向西引,匯集沿途諸水,流入甕山泊的引水路線。就是這條30公里長的月牙形引水渠,神奇地解開了西高東低卻要東水西流的難題。那條引水故道就是“白浮甕山河”。

  我的目光緊緊地盯著那幅“白浮甕山河”示意圖,這起源于龍山的一泓白浮泉,彎彎曲曲,竟“盤活”了一條通向元大都的黃金水道。我似乎看到了運河漕船,每天川流不息地把自江南而來的漕糧運到積水潭碼頭,天南海北的貨物也都在此集散,好一派舳艫蔽水、千帆競泊、水潤京城的繁華景象。

  那一刻,我不由想起父親曾給我講起過,他對故鄉大運河(臨西段)的印象。臨西曾為古臨清的主體,是臨河而生的千年古縣,直到上世紀60年代,方與山東臨清分開,劃歸河北邢臺。京杭大運河在宋代時稱為御河,又稱衛運河,臨西這一段是京杭大運河的一部分,河水就在父親故鄉的門前流過。父親說老家除了衛運河的山光水色,還有臨清古城遺址、凈域寺和萬和宮的古跡風光。兒時,他常坐著爺爺搖的小船去打魚,看慣了河面上那蔽日的帆桅,聽慣了艄公嘶啞的號子,還有那凈域寺悠遠的鐘聲……

  哦,一條河,一條大運河,一條京杭大運河,流淌著多少中華文明的波光和悠悠歲月的濤聲。春天里,我站到了大運河之源,滿懷春意和深情地道一聲:

  美哉,大運河;壯哉,大運河。(劍鈞

《五十度灰》
<nobr id="tatem"></nobr>

<listing id="tatem"></listing>
<strike id="tatem"></strike><delect id="tatem"></delect><button id="tatem"><xmp id="tatem"><strike id="tatem"></strike>

<strike id="tatem"><dfn id="tatem"></dfn></strike>

<i id="tatem"><nobr id="tatem"><acronym id="tatem"></acronym></nobr></i>
<delect id="tatem"></delect><strike id="tatem"></strike>

<i id="tatem"></i>